Lost Star

有些事没有来日方长,有些人终会乍然离场。
这是我此生唯一一次拼尽全力的告白,你,听见了吗?
这儿怀归/墨忘言,多多指教~
――――――――――――――――史向(沉迷孝瓘,不合实际的理想是成为兰陵夫人(划掉))/全职/王者(狄夫人了解一下)/人格(永远喜欢约瑟夫)/画师写手coser,幸会

【d5乙女】蛋糕不说话(九)

#私设女主,个人觉得当成男神x你看完全没有问题
#cp的话看大家的意愿咯?
短期之内除杰克佣兵以外都暂为友情向(大概?)

【九】

        “小家伙恢复得不错。”艾米莉今天换上了酒红色的衣服,正蹲在她身边翻着箱子。

        报以感激的笑,手下解密码机的动作没有停下分毫:“多谢了哦。”

        “真不知道是谁弄的,直接伤到了骨头。”无奈地叹了口气,淡淡的气愤夹杂其中。

        “呲啦――”

        密码机的光芒亮起。没有再回答艾米莉的话转身奔向另一台电机。

        这样的感觉并不令人讨厌。

        艾克丝没有经历过多少场游戏,却不像个新手一样惶恐。

        这种感觉很熟悉。

        莫名其妙的想法出现在脑子里。

        “我有些跟不上了,艾克丝。”医生的声音把她拉回了现实。

        先前并排奔跑的两人之间已经隔了不少距离。被动,【夜行者】。

       “也许我们该分开来,这样会效率高些。”

        艾米莉知趣地耸了耸肩:“我知道了。我以为你会比较好奇小家伙的伤势。”

        不过不可否认她说的确实很有道理。分开修机减少了找电机的时间,效率会高上不少。更何况――她们不会指望让威廉和萨贝达解机。

        当然不会。

        “不…我很感谢。”手背在身后握紧拳头好让自己清醒点。

        我有求于艾米莉。

        是她帮的忙。

        我该客气些。

        哦该死!

        我只是讨厌医院……好吧,还有医生。

        和瓶瓶罐罐的药剂以及针管。


        平日并不怎么跳快的心脏此时像是要蹦出来一样。

        医院。

        哦,该死的医院。

        从身边走过的红光来自里奥。也是艾玛的父亲。在前几场艾克丝没有被抽中的游戏中出现过很多次,就像频频被抽中的医生小姐一样。

        密码机已经全都解开了。

        作为交换,从椅子上救过她一次的威廉和翻窗时不幸被恐惧震慑的艾米莉都坐上椅子被放飞了。仅剩的同伴奈布此时也受了伤。

        最最糟糕的是,她蹲在医院的二楼,楼下门口便是里奥的傀儡。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身子抖得厉害。

        “你在害怕吗?”

        带着一丝清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依旧是抱着膝盖的动作:“没有,我只是冷而已。”

        “我还以为你迷路了,原来在这儿。”

        “你不出去吗?”余光看到绿色连帽衫的少年在自己身边站定,浓郁的血腥味充斥着鼻腔。

        “两个大门都开好了。”

         意思很明显。

         催促她离开。

        “这里有两个楼梯,只要绕开就不会碰到傀儡。”

         见她许久没有说话又这么补充。

         站起来。

         走路。

         再跑。

         简单无比的动作一瞬间格外困难。

         膝盖微颤又跌坐回了地上。

        “如果再不走,就要飘乌鸦了。”最后的警告。

        “我很冷。”


        游戏并没有一个好的结尾。

        萨贝达没有把她强行拽走,也没有丢下她一个人逃离。

        白白给了里奥的大获全胜。

        花园里的艾玛一如既往地精神满满,充满干劲地打理着花苗。庄园里的积雪在一点点融化,显露出被遮掩的一丝丝青绿。

        可是我很冷。

        “嘿,艾克丝!”

        伍兹将新修剪好的玫瑰花插进对方柔软的长发里,从身后搂住艾克丝的腰,动作暧昧得。

        “你看,春天要来了呢!”很是兴奋的语调。

        是啊,春天要来了,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艾玛大概是注意到艾克丝不太好的脸色:“不舒服吗?”

        “嗯…”咽下了“我有点冷”这样的字眼,“我先回房间躺一会儿。”

        “你不喜欢春天吗?”还是没忍住这么问。

        “也许吧……”

        翠绿新叶的季节,芽绿青草的季节,明艳桃花的季节……这样的时日,确实让人讨厌不起来呢。

        “我只是更喜欢秋天。”

        丰收与凋零共存。

        就像我一样。

        就像我们一样。

        “吃饭不用叫我啦,我多睡一会儿。”扬起一个尽量温和的笑。

        “诶等等。”

        艾玛想起什么似的叫住她:“夜莺小姐说,过两天会有新人来。”

        “我想…也许你可以帮忙准备后天的晚饭?”

        “当然。”

――――――――
诸位有兴致的话不妨猜一猜关于小灰猫的伤是谁弄的?
猜对的话……惯例加戏份?

【d5乙女】蛋糕不说话(八)

#私设女主,个人觉得当成男神x你看完全没有问题
#cp的话看大家的意愿咯?
短期之内除杰克佣兵以外都暂为友情向(大概?)

【八】

        蛋糕的模样没有那么好看,硬硬的黑巧克力外壳上沾满了粗糙的燕麦。

        杰克强迫自己把嘴里粘糊糊的东西咽下去,坦白说,如果忽略呛人的苦味,其它都还不错。

       哦,大概。

       “如果可以的话,先生,我希望您能把它吃完。”艾克丝的表情很认真,认真到杰克觉得不吃完似乎有种负罪感。

       “先生?”

       顿了一下之后又改口:“杰克。”

       面具底下的脸这才露出一个淡淡的笑,继续把蛋糕往肚子里咽。

       “杰克我说……”

       门“砰”地被推开。

        “恩……嘿!”

       面前的红发男子十分尴尬地出声。

       我可不想跟你“嘿”!

       艾克丝的笑容凝在了嘴角,眼里没有半分笑意。

       “呃……我来的不是时候…那个……那啥小姑娘――”

       “你还是我?”

       紫色的眸子狠狠瞪着他,问出的问题让人摸不着头脑。

       “啥?”

       径直走向门,即使是正面跟他撞了半个身子也没有改变方向。少女比他矮上些许,柔软纤细的肩膀报复似重重跟他撞上,并不疼,像是左肩撞上一只实则很软的泰迪熊。倒是那姑娘自己被装疼了,却又碍着面子强行把嘴边的“嘶”咽了回去。

       “告!辞!”

       裘克隐约听出气急败坏声音里因为疼痛染上的细小哭音。

       关门声很重很响,顷刻间吞噬了那句话。

       挺可爱的……也许我不该把她放上椅子。

       “她刚刚的意思是,”绅士的声音把裘克带回了现实,“你滚还是她走。”

        尾音里带着调侃样的似笑非笑。

       “还有,你弄疼她了。”

        显然听出艾克丝异常的不止裘克一个。

        “你在吃什么?”他指了指对方嘴角的黑色,有些好笑。

        “蛋糕!”

        咽下逐渐变成朗姆酒味慕斯的部分,略显无奈地耸了耸肩。

        最外层是燕麦黑巧克力的硬壳,苦涩又难以下咽,接着是黑樱桃戚风,口味古怪并且经过了脱水越显干涩,再里面一层是酒味慕斯,醉人,却不觉得腻……

        也许这个蛋糕没那么糟糕。

        银质勺子在触到最底层时停了下来。

        “Jack the ripper.”

        用香草糖浆钩了丝。

        在最底下一层。

        软软甜甜的牛奶布丁上。

        “对新来的小丫头上心了?”

        小丑的声音恢复了阴阳怪气。

        摘下礼帽放在一边,声音里听不出多余的感情:“她让我想到了伦敦的星星。”



        直走……

        第二棵棠梨树右拐……

        继续直走……

        然后第三……第三……

        “砰――”

        额头和第三棵松树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反冲力让艾克丝有些重心不稳。

        索性仰面躺在地上,入眼便是夜空。

        群星闪耀在黑天鹅绒般的夜幕上。

        这是在伦敦看不见的。

        伦敦的夜晚是没有星星的。

        有什么温热潮湿的东西接触了手指。

        撑坐起才发现是一只小猫。灰色的毛皮服帖在背上,一黄一绿的眼睛忽闪着。

        “你…是迷路了吗?”

        “喵……”声音里夹杂了痛苦的情绪。

         不。

        这是一只受伤的猫。

        好看的眉逐渐扭曲起来。

        猫并没有什么皮外伤,但是左腿却有气无力地拖在地上。

        伸手抄起猫抱进怀里。

        “我想我该带你去找艾米莉……她的镇静剂也许有些用。”

        “喵喵喵……”

        “唔……说起来有些不好意思……”

        “喵?”

        “你介意帮我指个路吗?”

        “喵!喵喵…”

        “那么……该回去了哦。”



        飞奔的脚步在某一处突然停下来。

        猫就是从这个方向来的。如果她没感觉错的话。

        浅灰色毛皮上沁出淡淡的玫瑰香,翻新的泥土味,还有……

        恐惧。

        战栗的空气和恐惧的气息。

――――――――
quq

私心觉得杰克大幅的皮肤是最帅的!
被抱着在上椅的园丁面前炫耀
被抱去开了两个大门
然后



把我送进了地下室的椅子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刚刚燃起的吃杰祭的心又熄灭了quq

<男神x你>媳妇儿的随从今天也是一如既往地讨人厌

#第五人格
#ooc慎
#女神有
#内含所有监管者
#私设监管者能看到随从

杰克/小杰克

对方猩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瞪着怀中的你...的怀中的小杰克,刀斩的红光飘忽得吓人

你怯生生地唤他的名字,只得到和往日不同的少有的沉默,对方抱得愈紧了些,心脏的跳动声清晰地在你耳畔回响

在除此之外空无一人的庄园里绕了很久,最终还是把你送去了地窖,指爪却毫不犹豫地扣下了你身后的随从

——《儿子个大头鬼,他丫的是我情敌!!!》

裘克(小丑)/小花

“哇!!!”

“哇啊!!!”

你跪在地上看着面前一人一花大眼瞪小眼互不相让,突然觉得无比头疼

没有意识到裘克要把你送去地窖的球花张着大嘴露出尖尖的牙齿挡在你面前,一副誓死不让裘克把你带走的模样

——《媳妇儿你听我说,喜欢花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里奥(厂长)/留声机

留声机是艾玛小姐送给你的,又或许...该叫贝克小姐?

手上解着密码机,耳朵听着留声机的乐曲,丝毫没有注意到里奥已然站在你身后

解完密码机回头才看见被你忽略的对方黑着脸,只好讪笑着缓解尴尬,声音带着一丝讨好的意味:“那个...里奥,要一起吗?”

——《收了贝克家的留声机就该改姓贝克了,嗯?》

班恩(鹿头)/胡子先生

“班恩班恩,你喜欢猫嘛?”

男人犹豫了一下,轻轻摇了摇头。你有些沮丧地低了头,抱紧怀里的胡子先生,十分委屈的样子

至于为什么十分钟后会有一只肥不啦叽的橘猫吊在班恩的鹿角上,你觉得一定是你的打开方式不对

——《...(翻译:与其那只肥猫窝在媳妇儿怀里吃豆腐不如委屈一下鹿角好了...)》

玛尔莱塔(蜘蛛)/寂静闹钟

虽说是寂静闹钟,可是你的随从总是会在你被蜘蛛网缠住时发出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

包括一些难以言喻的时刻

于是玛尔莱塔一气之下当着你面用蛛丝把闹钟裹得严严实实

面对白色迷你蜘蛛闹钟你的内心不紧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她被蛛丝捆住求饶的样子特别可爱,如果没有那该死的闹钟坏气氛就更好了》

美智子(红蝶)/蓝蝶

你一直觉得美智子心特别大,又或许是因为她最清楚不过你的取向,从来不会随随便便乱吃醋

直到在你第365次夸赞你的随从——那只蓝色的小蝴蝶好看时,你被挂上了狂欢之椅接着眼睁睁看着般若面具的恋人“顺手”带走了你的随从

然后第二天游戏时你收到了来自美智子的礼物——染成红色的蓝蝴蝶x1(蓝蝶:mmp)

——《这样就像妾身一直陪在你身边一样^_^》

哈斯塔(黄衣之主)/观察者

你的随从是观察者,看上去像个监视器,你的男朋友是黄衣之主哈斯塔,嗯,乍一看斗篷下的眼睛,像无数个监视器,哦不,观察者

哈斯塔似乎很讨厌你的随从,理由嘛...大概是因为撞设定了?

和往常一样,去大门的一路上没有一条触手打到你,最佳演绎的你今天也带着镜头被触手戳坏的观察者逃出来了呢(观察者:我在哪我是谁???)

——《我的小姑娘只有我能看。随从?不存在的。》

————————
长篇被我拖更了qwq

文被我吃了
但是艾克斯小姐姐的蛋糕被杰克吃了(试图剧透)

用段子混更系列
假装勤奋
努力骗小红心小蓝手ovo

小姑娘可愿当我的大魔王?

别做大魔王了,当我的小公主吧

再次触及到这句话是身边有姑娘和我开玩笑

“别做大魔王了,当我的小公主吧。”

离这样一句情话第一次出现已经过去数年之久

诚然,网上的解释很浪漫

不必吵吵闹闹,让我一人宠着就好

但我觉得

其实应该是

做什么小公主,当我的大魔王吧

小公主是宠着

但大魔王除了包容你的所有任性,还愿意替你解决所有烂摊子,替你争辩

为你站在别人的对立面

腻   烦躁   生气   无奈   忍无可忍…

没有一种情绪可以被避免

但即使这样,你仍然是我的大魔王

一切不及你开心

如果放在故事里

维护一个正派的小公主和维护一个反派的大魔王,截然是不同的

“愿你当我的大魔王。”

这样的感情不是简简单单就会有的














“做什么小公主,当我的大魔王吧。”

【d5乙女】蛋糕不说话(七)

#私设女主,个人觉得当成男神x你看完全没有问题
#cp的话看大家的意愿咯?
短期之内除杰克佣兵以外都暂为友情向(大概?)

【七】

        敲里妈!

        手指恶狠狠地敲打在密码机上,面前的人已经第三次爆米花了。

        冒险家――库特·弗兰克,还没有意识到同伴对自己的不满,嘴里仍旧念念有词:“我父亲在诺丁汉郡有一份小小的产业;我在他的五个儿子中,排行老三。”

        艾克丝出于礼貌的笑容逐渐僵硬。

        “十四岁那年,他送我进了剑桥的伊曼纽尔学院。”

        醒醒我们在解密码机!

        “在那儿我住了三年,埋头攻读我的学业。”

        库特先生您又爆点了……

        “虽然家里给我的补帖少得很,但是对于一个贫困的家庭来说还是太重了。”

        请停止背诵《格列弗游记》的行为,尤其是在解密码机的时候。

        “于是我就到伦敦著名的外科医生詹姆斯·贝茨先生手下当学徒……”

        库特先生求您让我一个人解吧!qwq

        “一直学了……”

        有红黑色的光在空气里猛然闪过,下一秒就有什么东西凭空传送了过来。

        “四年。”

        眼睁睁看着面前的冒险家突然变小然后下蹲卡进了密码机的柱子里,紧接着红色头发的小丑二话不说一火箭就朝艾克丝抡了过来。

        ???

        绕到墙后面翻了窗就跑,身后的监管者也毫不犹豫就追了过来――显然没有看见待在原地的库特·弗兰克。

        她不用看就可以想象出库特一脸得瑟向她比“v”的场景,狠狠翻下面前的板子,力度堪比点了“巨力”人格。

        场景是艾克丝并不熟悉的圣心医院,不知怎么的就脱离了板区暴露在一片空地上。身后的裘克给火箭安装了之前拾起的“推进器”,瞄准了方向就是一个无消耗冲刺。

        艾玛并没有被抽中参加这场游戏――艾克丝看着满场的椅子欲哭无泪。

        幸运儿?不他除了【庄园老友】一个技能都没有。特蕾西?不不这小姑娘她没记错的话是有【羸弱】debuff的,如果来救说不定自己也会赔进来。库特?醒醒吧在跟库特一起解密码机我就不姓米斯特!

        很好。

        被绑在狂欢之椅上的艾克丝深深意识到――这局恐怕是不会有人来救自己了。

        裘克今天很开心,开局还有五台密码的时候就发现了新来的求生者――毕竟反复爆点的密码机当真是少有。

        他不是没看见蹲在边上的库特,但是新来的小姑娘一脸吃瘪的表情实在是可爱。嗯,勉强可以比得上那个小瞎子了吧

        杰克总是把她的名字挂在嘴边……?似乎是叫艾……什么来着?

        这年头姓名首字母是E的女孩子真常见。(艾克丝:我的明明是A!!!qwq)

        裘克今天也很郁闷――新来的小姑娘在没人来就的情况下从椅子上跑了。

        说!里奥!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女儿教了她拆椅子!

        看着满是划痕螺丝钉子弹了一地彻底报废的狂欢之椅默默给自己的火箭安装上钻头。

        还是坐在上面拆的!

        内心的牢骚仍在继续。

        原路返回先前的密码机,不出意料,弗兰克仍然在和密码机奋力斗争,爆米花一个接着一个。

        库特见到红光立刻变小,不幸却在过程中一下子被打成了厄运震慑。

        朋友你的自欺欺人书该换了。

        悠哉悠哉牵着紧抱书的库特挂了椅子,期间打翻了前来救援的机器人,从飞乌鸦的柜子里揪出了幸运儿。

        今天运气不赖!

        满意地想,抬头一看却发现密码机只剩一台。

        真是麻烦。

        忽略了特蕾西和新来那个家伙的解码速度。

        说好的一个人开一个门?

        输着大门密码的特蕾西·列兹尼克看着面前询问她怎么来开自己该开的门的艾克丝表示万脸蒙逼。

        看来是完美的路过了另一扇门没错了。

        今天的队友也是不让人省心。

        沉重的脚步声隐约响起,急忙示意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路痴和自己一起赶紧从缓缓开启的大门逃走――

        裘克先生您到底是运气有多好才捡到了那么多推进器???

        回头无奈看了一眼被一刀斩给自己发着“快走”消息的少女,离开了庄园。

        “过分!”

        “特别过分!”

        “超级无敌爆炸过分!”

        “我不讨厌马戏团的小丑可是他居然一捡到推进器就来找我!”

        “最恶劣的是!”

        “他居然带我去绕了地窖然后绑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过分!”

        特蕾西看着一脸阴沉手中拿着水果刀上下比划的香槟色头发姑娘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毕竟以裘克的性格,自然不会愿意向班恩一样把胜利变成平局,更不愿意像杰克一样把平局让成失败。

        “艾克丝……”顿了很久才开口,“也许……也许……你可以先放下左手的盐罐子?”

        案板上是白花花的盐和盐下面被剁得极碎的整鸡。

        我想申请不吃午饭!

        厨房门口探着头的玛尓塔这么表示。

――――――――
应该是考前最后一更qwq
后面估计要到放假了吧
在这里想征集一下关于裘盲cp的事儿,毕竟可能影响到接下来故事的走向
希望本文cp裘盲的扣1,希望裘克和艾克丝互动多一点的扣2
半个月之后回来统计吧x

是想要被别人当做我属于那里的感觉

关于大学选择

其实只有到了一个平台上才有未来可言

来自一个我很喜欢的太太
她的星球设计师系列超棒
原链如下
http://rofix.lofter.com/post/19074e_ee87349b

Rofix:

当你抓住暑假回来顶尖大学的大一大二学长学姐问道:“好学校和差学校有什么差别?值不值得复读?”的时候,答案往往是,没啥差别。都是差不多的校园,一样自学的知识,相同的社团活动,类似的比赛机会,图书馆也就那样,体育馆不过如此。老师也照本宣科,室友也烦人。对外说是好大学其实就是水校。大学就是一种体验,没啥差异。




这些学长学姐的回答是诚恳的,在他们的体验里,TOP2的大学和三本其实的确没有差别。事实上,本科的知识都属于那个学科的基础知识,每个学校都是用的相同的教材和教纲。所以三本的物理专业还真的和985的物理专业学到的知识一样。只是说好学校老师讲话舒服一些。而社团和活动都是趋同的,你不会因为去了不同学校错过某种社团。这些都不是好坏学校之间的区别,而遗憾的是,往往这种区别大三之后学生才能体会到。而那时候学生已经失去了很多选择的机会。




大三开始,顶尖学校的知名教授开始带优秀学生参与一些独家的项目/机会。并且推荐实习。招聘季的时候好学校的学生在最顶尖的几家机构犹豫,不知道拒绝掉哪一家的offer。准备出国的学生由业界知名的教授撰写推荐信,直通常春藤。然后这些学生才明白,哦...好像这才是为什么我拼命高考,我还以为是体验知识的快乐呢。




很多人用各种指标来度量学校的作用,什么人脉,工资,幸福感,知识,眼界等等。但其实我认为只需要一个指标就能度量学校的作用:




节省的时间




TOP2大学毕业后直接找到的那份工作,让一个普通一本毕业生奋斗六年也能得到。不论上面说了多少好处,他都自然追赶上了。同理,二本三本的学生要花更多的时间来获得那个顶尖大学直接毕业就拿到的工作。好消息是,高考即使失利,你依旧不会丧失任何可能性,只是更花时间。同时从长远角度说,复读只要是能跨本,都是赚的,算是用一年换以后三年的时间。但我建议如果复读,请瞄准TOP3的七所大学。




———————————————


选大学的基本原则:




TOP3的七所大学(都宣称自己是全国前三)和你的梦想学校:直接进学校,不管专业。在这个级别,学校文凭的溢价极高。


一本:文科学校优先,理科专业优先。不知道喜欢啥的学校优先。


其他:区位优先。别管学校专业,去北上广深,除非学校特别好去各种省会。所有人都低估了区位的优先级。大学选择中区位溢价极高,不仅决定了你接下来四年的生活状态和氛围,参加的展览和活动,也决定了你兼职、实习在哪个城市,毕业后留在哪里,直接获得哪里的户口,在哪作为你奋斗的起点。只有在大城市上完四年学的学生才知道区位价值的可怕。很多偏僻城市的学生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所以也没怎么在意。不知道去大城市类似于开挂。


————————————————




这一周我想把这个人生选择话题完整讨论完,我感觉在这个时间点很有必要。仰望星空久了也脚踏实地一会。接下来我会讨论如何找到喜欢的专业,以及——我现在已经搞砸了,怎么办。




可分享给需要的人,注明原链接。



【d5乙女】蛋糕不说话(六)

#私设女主,个人觉得当成男神x你看完全没有问题
#cp的话看大家的意愿咯?
短期之内除杰克佣兵以外都暂为友情向(大概?)

【六】

        艾克丝突然很想骂人。debuff恐惧震慑概率提升的百分之五十可不是闹着玩的。

        如果找到大门的话……就能赢了。心里愤愤不平地想。特蕾西和弗雷迪·莱利先生都已经成功从大门离开,艾米莉小姐不知道为什么开局看见杰克先生腰上的玫瑰花就欢天喜地地(划掉)迎了上去早早被挂上了椅子。

       她可不相信对方会放掉自己送他们一个胜利。

       更何况还是――开膛手杰克。

       伦敦的开膛手杰克,艾克丝怎么会猜不到。

       军工厂的地坑坑洼洼,膝盖磕着石子的疼和后背火辣辣的疼混合在一起让人难以忍受。

       “先生拜托您要放椅子赶紧放,这样放着血真的很疼的好吗!”她已经做好了被挂气球的准备。

       “噗,”恍惚间听见了一声嗤笑,身子一轻被男人打横抱起,“下次可以直呼我的名字。”

       这就是让医生小姐十分激动的公主抱吗?

       艾克丝低着头,传出的声音闷闷的:“先生,您可以抱松一点吗?”

       过于亲密的动作让她感到有些不适。

       “抱歉。”他说,动作却丝毫没有放松的趋势。

       这个方向是……大门口?

       “我昨天看见你给班恩送了蛋糕,听说他昨天的游戏里放了你。”

        怀里的姑娘扬头,声音竟然染上了轻快的味道。

        “如果你想要的话,先…杰克先生。”

        绅士的步子已经迈出了大门。

        一个失败换一个蛋糕。

        不亏。

        这么想着嘴里哼起了小调。

        弗雷迪和皮尔森又吵架了。

        刚刚来到庄园三天,艾克丝已经见他俩吵了不下十回。无非是克利切的举止违背了莱利上等人的行为准则,遭到刻薄的冷嘲热讽,接着又回报以一番怒怼。

        正逢名为美智子的监管者来到温斯顿一个月,按照习惯,是要庆祝庆祝的。

        “克…克利切才不认为有必要去给那些监管者庆祝呢!”

        “这和监管者求生者可没有关系,懂最基本的交往礼节吗?下等人。”莱利先生推着眼镜。

        “搞得好像庆祝了遇见你就不敲你一样!克利切不同意!他们自己有自己的庆祝关我们什么事!”

        艾玛·伍兹在一边劝架,却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也许…这也是一种相处模式?

        “美智子小姐…听名字来自东瀛?”艾克丝斜过身子问右边的奈布。

        “是的。”

        “美智子小姐是位艺妓,我们通常喊她红蝶。”玛尓塔端来晚饭坐到她左边边,接过话。

        也许是该表示一下,艾克丝切着盘子里的牛肉这样想。

        如果来自东方的话……

        可以尝试一下东瀛的寿司,天妇罗,还有天朝的勾丝酥饼。

        “玛尓塔,赶紧吃,下午中奖了。”艾米莉走进餐厅,扬了扬手里的信封。

【              艾米莉·黛儿
                  玛尔塔·贝坦菲尔
                  瑟维·勒·罗伊
                  克利切·皮尔森                】

        瑟维·勒·罗伊。

        这个名字似乎在哪儿听过。

        “我想你该先去劝劝架,”玛尓塔切下一大块肉往嘴里塞,一时间声音有些含糊不清,“要是皮尔森饿着肚子导致皮断腿可就得不偿失了。”

        没有抽到我。

        意味着我可以用整个下午霸占厨房!

        “怎么了?”

        “诶?”

        “你看起来很开心。”奈布并没有停下手里切割的动作。

        “算是吧。”

        模棱两可的回答,愉悦的声音却暴露了主人的真实想法。

        “美智子小姐?”

        房门是半掩着的,艾克丝小心地推开,日式风格的屋子空无一人。

        “你在叫我吗?”

        一只红色的扇子搭上了她的右肩,女子掩着面,美目似笑非笑。

        “美智子小姐,我是艾克丝,听说今天是您到庄园的一个月整,”转过身面朝对方,女子黑发如瀑,面若桃花,当真是好看,“我做了些点心,不知道会不会合您口味。”

        漂亮的艺妓发出了几声轻笑:“我听瓦尔莱塔提过你,也许过不了多久我们能在游戏里碰见。多谢你的点心,小姑娘。”

        目光在看到盘子里的东西时又停了停。

        松露天妇罗,樱花蟹肉卷,万紫千红酥。

        “我没想到你居然还会东方的点心。”诧异之余声音更加柔和了三分。

        “是的,美智子小姐。我的母亲来自东方。”

        “东方?”意外响起了杰克的声音。

        这是监管者楼的走廊,他的出现倒也不稀奇。

        “东方,那里隔着海。”

        绅士比艾克丝高上不少,阳光打下的剪影把她整个儿罩在里面。

        “和什么隔着海?”

        “和英格兰,和伦敦,和温斯顿…”

        “还有您。”

        “先生。”

――――――――
最后几句来自《简·爱》,原文的背景挺伤感的不过在这里似乎变成了艾克丝的无意撩?(也许?)
顺带下一章裘克和冒险家会出场……我也很想给前锋加戏份啊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哪里能加qwqqqqq

【d5乙女】蛋糕不说话(五)

#私设女主,个人觉得当成男神x你看完全没有问题
#cp的话看大家的意愿咯?
短期之内除杰克佣兵以外都暂为友情向(大概?)

【五】

        “小姑娘,这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声音从身后传来。

        艾克丝转身,好听音色和眼前庞大身躯形成的对比吓得她差点没把手中的蛋糕扔飞。

        但出于礼貌只好强装镇定:“女士……?我想来找班恩先生,可以麻烦您替我指个路吗?”

        瓦尔莱塔已经在后面看艾克丝很久了。所以你绕着监管者后院转了两圈,小树林转了一圈,草场转了两圈的真正目的地居然是监管者宿舍???

        瓦尔莱塔突然升起一种自己被耍了的错觉。

        “女士?”

        面前的姑娘轻声出言提醒她长久的缄默。

        “瓦尔莱塔。”她撇了撇嘴。

        “我叫艾克丝。艾克丝·米斯特,新来的求生者。瓦尔莱塔女士,可以麻烦您带我去找班恩先生吗?”

        新来的求生者…就是班恩放跑的那个吧?

        “求生者不该跑到监管者的楼来,”嘴上虽是这么说却还是给艾克丝带起了路,“哝,就这儿,班恩这个点估计在休息。”

        “多谢,瓦尔莱塔……姐姐?”单听声音艾克丝觉得瓦尔莱塔的年龄确实应该被喊作姐姐。

        唔……这小丫头有那么一点可爱。

        连瓦尔莱塔都没注意蜘蛛机械外壳下的自己竟然嘴角带笑:“不谢。”

        “对了……班恩没办法说话,你跟他交流恐怕会有些困难。”

        “班恩先生,你在吗?”

        门开了,有着鹿头的男人站在门口,谢天谢地,手上没有那该死的钩子。

        “我是来……”

        我是来道谢的。

        刚张嘴解释,就发现对方的手势是在…让自己进去说?

        “谢谢上午游戏里的照顾,希望这么晚来没有打扰到您,”在茶几上找了个空当位置放下手里的蛋糕,“这是自己烤的蛋糕,希望能喜欢!”

        平淡的语调到最后终于有了起伏。

       〔你认识黑鼻子。〕

        纸上的字是这样写的。

       “是的,先生。我认识。”

       “那是……也许是十几年前的事了。还是我刚记事的时候。”

       “是在哪个庄园的林场已经记不清了。”

       “可惜我大概没有见过您。”

       “对于您的名字我实在没有一点印象。”

       “先生,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先离开了。夜安,班恩先生。”

        班恩坐在窗上目送艾克丝离开,犹豫了很久,终于拿起了少女先前送来的蛋糕。断舌只剩下后端品出苦味的部分,但是,这次有些不一样。

        他闭上眼睛。

        是清晨新叶和雨后青草的味道。



        “可爱的小姑娘,请问有什么能为你效劳的吗?”

        是的,杰克看着艾克丝走出班恩的房间,走出监管者的宿舍,又一次在庄园里迷路了。

        “夜安,先生,也许…您愿意再一次帮我指一下求生者楼的路?”对方看着刚刚解除雾隐的他问,并没有表现出惊讶。

        香芋色眼睛在微弱的星光下呈蓝紫色,给杰克一种异样却说不出来的感觉。

        本身就像是光源。

        看着里面似是竖直核仁的瞳孔给出了这般评价。

        温斯顿庄园有颗蓝紫色的星星。

        “当然,”面具下的眼睛微微眯起,顺势偷换了概念,“很荣幸送你回去。”

        不其实我只是想问个路,艾克丝的内心有些复杂:“先生,您是监管者吧?如果让别人看到,不太方便吧。”

       “嗯?”她感受到对方的目光看向自己,意味不明的声音给艾克丝一种“他生气了”的不详预感。

        好在杰克只是自顾自向前走了起来:“没有什么好误会的,可爱的小姑娘。”

       “而且我不想看见你再一次在这庄园里迷路。”

        最后一句话一针见血。

        夜晚的空气带着玫瑰的香味。

        果然冬天有玫瑰什么的真的不科学。

        艾克丝像清晨一样跟在杰克后面,夜晚皎洁的月光洒了一地。

        真好看。

        伦敦可没有这样的月亮。

       “艾克丝·米斯特。我想我还不知道您的名字,先生。”企图说些什么缓和一路尴尬的气氛。

       “杰克。”

        男人停了下来,逐渐消失在雾气里。

        面前是求生者楼的大门。

        这个小姑娘有些可爱。

        英国绅士站在别人看不见的雾气里这样想。她看起来挺瘦弱,下次游戏里遇见她可以放点水。


       “啪――啪――”

       16小时之后被打脸的杰克先生只想表示脸真疼。

       你跟我说这个大门开了偏偏要跟我皮,绕了军工厂七八圈活脱脱弄没了我的一刀斩的小姑娘和昨天找不到路的那个是一个人???

        今天的艾克丝,也活在找不到大门的世界里。

        我也不想遛鬼啊可是你们能不能不要都走了就留我一个好歹告诉我大门在哪儿啊!

        一不留神砸迟了一块板子,慢了一拍的动作来不及翻过去。

        嘶……

        刀刃划过后背带来一阵晕眩感――

        又是恐惧震慑。

――――――――
快期末了后面大概会拖更吧qwqqqqqq
先在这里道个歉来着。